【立德树人】我身边的好导师——顾兆林

发布时间:2018-07-02 17:18:53 点击量:

顾兆林,西安交通大学人居环境与建筑工程学院常务副院长,地球环境科学系教授,博士生指导教师。陕西省能源环境与建筑节能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科学院气溶胶化学与物理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颗粒学会理事,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理事,陕西省环境科学技术学会副理事长,中国颗粒学会气溶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力学学会环境力学专业委员会委员,陕西省暖通空调与制冷行业协会会长,全国颗粒表征与分检及筛网标准化技术委员会颗粒分技术委员会(SAC/TC168/SC1)委员。Indoor and Built Environment副主编(SCI期刊),Aerosol and Air Quality Research编委(SCI期刊),《西安交通大学学报》、《中国粉体技术》以及《地球环境学报》等期刊编委。

感恩相识

说到相识,思绪不由回到2014年3月,没能通过意向专业考试的我,伤心、颓丧,在父亲生日那天也没能带着凯旋的消息陪他庆祝生日,只能在西安这座陌生的城市中徘徊,寻找别的机会。

在很多朋友老师的帮助下,我有幸得知人居学院环境系还有名额,并争取到机会直接参加27号环境系研究生的面试,这次面试意味着我能否留在我一直向往的交大。与顾老师的初次相识,便是在这场对我而言破釜沉舟的面试中。面试当天,在顾老师平和的目光中,平时容易紧张的我变得自信并且从容,无论是英文还是中文提问环节,都很自信地表述了自己的想法。面试完后我忐忑地在门口等着,直到所有学生面试结束,这时顾老师看到了我并微笑着朝我走过来,说“刚对你印象挺不错的,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团队”。就像一束光穿过了阴霾,一瞬间压抑的心境变的色彩斑斓起来,很感谢顾老师能在这么多学生中选中我,感恩导师在我逆境中向我伸出手。

顾老师与环境系18届硕士毕业生合影

亦师亦友

作为指路长者,顾老师是“严格”的,顾老师十分重视研究生的培养和教育。他认为,严谨的科研作风、勇于怀疑批判的精神和独立从事科研的能力是研究生需要努力培养的基本素质。他对自己的研究生要求非常严格,从选题、立题到做实验、写论文,每一项工作都一一把关。顾老师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环境领域方面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在相关领域方面拥有足够的知识深度和广度,对自己所从事的教学工作和研究有着高度的热情,并且有着自己的见解,他的思维很敏锐,常常提出很好的idea,并与我们分享。顾老师规定每两周开一次组会,要求学生们以PPT形式汇报自己的研究进展,他会逐一点评指导。组会汇报不仅锻炼了我们的表达能力,也加快了我们的研究进度,更促进课题组成员之间相互学习。

顾老师总鼓励我们大胆表达自己的想法,多参与讨论,这样我们才会有新的突破,我们的分析才会更全面。我有幸获得了去香港联合培养的机会,在香港学习的一年里虽不在导师身边,但在学术上我跟顾老师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印象非常深的是有一天早上6点收到顾老师的短信,说早上7点半视频讨论。收到信息后我快速赶到office打开电脑与顾老师连线,他在视频中很激动地说,昨晚一直在思考我课题上遇到的难题,半夜突然想出一套逻辑,于是特别激动跟我分享他的思路并与我讨论逻辑的合理性。顾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敬业、有责任心、对学术充满热情的人,令人钦佩和尊敬。

顾老师邀请国外专家参观实验室

恩师如父

像一个慈爱的父亲,顾老师非常关心每个学生的经济状况,在能力范围内帮助学生解决经济之忧,让大家专注学习;他总能从长远角度为我们考虑,尽全力给学生提供机会出国深造,接触更广阔的天空;他会教育我们如何处理在学习、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步入社会以后怎样待人接物。

相处日久,我也会像对待父亲一样,与老师分享我的生活。“顾老师,我们在一起了”,我跟我男朋友在一起的第二天,我们就去见了顾老师,老师很开心,首先给了我们祝福,接着语重深长地叮嘱我们要相互包容,相互体谅,共同成长,共同进步,同时特别叮嘱我男朋友,以后相处中一旦出现矛盾,男孩子应该主动妥协。“顾老师,我们吵架了”,吵架后我去找顾老师,顾老师先是安慰我了一番,接着给我分析,认为我俩主要是沟通不到位,后边他又联系我男朋友,教导他要体贴,多照顾下女孩子心理。顾老师就是这样像父亲般的关心我们的成长。

顾老师与文章作者(右一)参加学术会议

结语

经师易遇,人师难遇”,很幸运能够在人生中遇到顾老师,他不仅在学术上引领我勇攀高峰,还在为人处世等方面给了我巨大的影响,让我在做事、待人等诸多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从相识到亦师亦友,再从亦师亦友到亲如父女,顾老师的关怀与鼓励,像一盏明灯指引着我不断向前,激励我砥砺前行,不负师恩,以自己最大的努力回报老师、学校和社会的培养。

供 稿:人居学院 贺沅平

 

 

上一条:【立德树人】打造全方位研究生工作体系

下一条:致敬!这位曾破解百年世界难题的85岁交大教授,视力模糊仍坚守科研

关闭